首页 阿迪达斯 运动文胸 应用下载 技术资料

湖南省洪江市售司铂电子有限公司 - www.iemaid.com

不通知到同事就是失礼

2020-11-12 05:34

“出台政策时,要考虑如何防止行使公权力影响习俗传统。”任建明说,林州正在往这个方向努力。一些细化规定既考虑到了传统文化,又有一系列的规定,使党员干部的权力受到更多的限制。

婚宴由连办10天变成一天结束

遏制大摆婚宴风

“不通知到同事就是失礼,同事接到电话不去也是失礼。”这位公务员说,每年结婚高峰期,自己一天都要串好几个场。

婚宴七八天

位于太行山麓的河南省林州市,一直有大办婚宴的传统。安阳市区一位去过林州的出租车司机介绍,外地人评价林州人举办婚宴,叫“车队十里长,婚宴七八天”,这成了林州的一大怪。

今年3月,安阳市纪委授予林州市纪委“纪检监察工作创新成果一等奖”,另有媒体报道称,林州市的此项规定被纳入“全省反腐倡廉制度建设年活动制度汇编”,将在全省推广。

“当然,这并不是一蹴而就的。”任建明说。

转变源于2013年1月林州市出台的一项限制党员干部大操大办婚宴的规定。

“新规刚出台,当时有点想不开,扭转不过来观念。”他说,但是自己的职务在那里摆着,必须按规定进行,于是就到纪委领个表格,申请备案,按照规定里的要求给女儿举办了一个小型婚礼。

2012年年末,由林州市纪委廉洁自律办公室操刀的《林州市禁止党员干部大操大办婚嫁事宜暂行规定》出台了。

“但这毕竟只是治标,不治本。”任建明说,腐败与婚丧嫁娶常联系在一起,是因为一些人利用传统习俗的形式伪装,然后送礼、行贿。

依旧任重道远

他认为,林州的这些规定,能起到一定的作用。但肯定还会有人采取更隐蔽的方式进行送礼等腐败行为,真正需要解决的仍旧是如何使权力更公开透明。规范公权力,才能使婚丧嫁娶等传统习俗真正回归。

河南省委党校副教授杨伟民也认为,林州市的规定,在平衡“领导干部行使公权力与处理人情世故”关系上,做得很好。领导干部虽然行使公权力,但也是社会上的人,需要处理人情世故,所以不能“一刀切”地限制党员干部彻底摒弃传统习俗。

规定里对领导干部举办婚宴的要求,远高于一般的党政部门工作人员。

林州市纪委统计的数字显示,这一年多来,林州党员干部婚宴支出与之前相比,降低了70%。

车队十里长

新的文件出台,专管党员干部

副科级以上干部禁到饭店赴非亲属的婚宴

去年5月,林州市一执法单位的两名工作人员下班后,开单位公车去参加朋友婚礼,被林州市纪委撞个正着。事后,该执法单位的一把手被林州市纪委诫勉谈话,而这两名工作人员则被处以数千元的罚款,并在电视上曝光。

林州的这“一大怪”,在2012年10月进入当地有关部门视野。当时,林州市纪委书记韩爱民说:“要想刹住此种歪风,必须从党员干部入手。”

婚宴大操大办,受累的是家属,遭罪的是腰包不鼓的同事朋友们。上述那位公务员说,他有时候一个月的工资都不够随礼,苦不堪言,又没法说出口。

“规定细化可行,改革的方向值得肯定。”清华大学公共管理学院副教授、廉政与治理研究中心主任任建明在评价林州的规定时说,林州的探索值得其他地方借鉴。

近日媒体报道称,河南省纪委已经将林州市此项规定纳入“全省反腐倡廉制度建设年活动制度汇编”,将在全省推广。

河南商报记者看到,里面规定众多,比如“党员干部举办婚宴的时间必须控制在一日之内,并且严格控制宴请的范围与人数,限制迎亲车辆不准超过10辆”,“严格控制宴请范围,一律不准向职权范围内的单位、个人以及服务对象打招呼,“不准借机收受管理或服务对象的礼金,不准工作时间参加婚宴,不准使用公车参加婚宴或出入婚嫁场所”,等等。

在此背景之下,当地的酒店餐饮业也开始转型。“东方美庐”酒店客户经理王春雨说,这一年多来酒店生意都比较冷清,现在开始逐渐转向中低端的平民路线。

林州市某单位一把手刘文(化名)独生女的婚宴,就赶在了规定实施后的第一个月。除了想排排场场嫁闺女,其实刘文还有一个想法——把以前随出去的礼钱收回来。他说:“我工作了20多年,一年按最少出1000元钱计算,也随有礼钱2万多元了。”

大规模办婚宴的人群中,党员干部占有相当大的比例。一基层公务员称,一个同事要给儿子办婚礼,他看到这个同事拿着机关通讯录逐个打电话,不管与对方熟悉不熟悉,有没有交情。

林州一大怪

曾一天吃好几场

规定不仅对党员干部举办婚宴的规模、所用车辆做了要求,还规定副科级以上干部不准到酒店参加非亲属的婚宴,即使亲属举办婚宴,也必须提前到纪检部门备案。

婚丧嫁娶回归本色

党员干部婚宴支出降七成

如今,安阳林州市一些经常接待婚宴的酒店,生意没有去年好做了。

婚礼新气象

而这里面最引人关注的一条是:“副科级以上领导干部不准参加在饭店宾馆举行的婚宴(亲属婚宴除外)”。王建斌说,这是为了尽量限制领导出席婚宴场合,让宴请领导的机会变得越来越少。

现在的他观念早就转变了。他称,按照规定里的要求去办,女儿婚礼轻松了很多,一天就完成了。“要是放在以前,女儿婚宴需要10天,我需要宴请以前所在单位的领导、同事。”

6辆公车婚礼现场遭查处

规定出台后,林州纪委一直在落实规定的具体实施。他们联合当地媒体,不定期地到酒店、宾馆和当事人家里去暗访检查。

他举例,那些年林州市接待婚宴能力最强的酒店“东方美庐”,每天都是被争抢的对象。谁家想在这儿摆一次婚宴,要提前好几个月预订。“有时两家办婚宴的人为了争抢位置,还攀比着提高包桌价格。”这样竞争的结果导致婚宴标准水涨船高,一度达到一桌七八百元。

林州市纪委廉洁自律办公室主任王建斌也说,大办婚宴,小办丧事儿,是林州人数十年的传统,在2013年之前,婚宴几乎成了林州所有人的“负担”。

严查违纪行为

更让外界担心的是,婚宴大操大办背后,可能隐藏着利益输送腐败。

基层公务员:

王建斌说,去年一年,林州市党政部门共有4个单位的6辆公车出现在婚礼现场,当事人都受到了类似处罚,各个单位主管公车的领导也都被林州市纪委诫勉谈话。